百万发动态

未来流动性不确定性仍高 但“钱荒”不会重现

发布日期:2016-12-12

当前货币市场短期利率有所下行,但跨新年、跨春节资金需求旺盛依旧、利率继续走高,流动性总体均衡与结构性紧张的特征并存。

年底阶段金融机构低超储与流动性多扰动并存,叠加外汇流失、杠杆去化、政策中性的影响,货币市场稳定性面临考验。

不过,政策预期变化已促使机构加强流动性管理、去杠杆效果渐现也有望纠正体系脆弱性,未来流动性不确定性仍高,但“钱荒”不会重现。

超储率处在多年低位,并持续面临换汇冲击,综合考虑外汇占款持续下降、企业缴税、央行流动性投放的影响,当前超储率并不会比1.7%高出太多。

同时,由于金融机构宏观审慎评估(MPA)启用、前期金融体系持续加杠杆、年底与春节间隔较短等诸多因素影响,今年底这段时间,流动性面临的需求端冲击可能更大。

其一,自MPA考核启用以来,非银机构回购融资条件恶化,在临近季末的时点上,更易发生结构性紧张的问题;其二,过去流动性持续保持平稳和充裕的状态,助涨了金融机构加杠杆和期限错配,不仅造成资金需求总量增加,而且机构行为对流动性状况变得更加敏感,孕育了流动性波动的风险,特别是在过去一两年来货币基金扩容、表外理财资金崛起、委外模式盛行的背景下,机构间资金融通链条更长、结构更复杂,加杠杆和期限错配更明显,进一步增添了流动性风险隐患。其三,明年春节靠前,元旦后机构很快将面临春节前集中取现的压力,因此需要提前开展资金备付工作,春节效应可能与年末效应产生叠加共振。

金融机构低超储与流动性多扰动并存,本就容易引发流动性波动,而上个月底,流动性波动持续升级,最终引发恐慌性效应,则与央行流动性调控及货币政策预期变化有关。

首先,央行回避降准,坚持运用逆回购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等“短钱”和“贵钱”,弥补外汇占款下滑造成的流动性供给缺口,客观上造成流动性不确定性上升,市场资金成本有所上涨;其次,货币政策预期收紧,促使金融机构增加预防性资金储备,这意味着要保持流动性平稳,所需的超储规模比流动性预期乐观时要更高;最后,金融机构加杠杆的行为建立在货币政策宽松的背书之上,一旦货币政策预期转紧、流动性波动超出预期,就可能引发去杠杆,而杠杆去化可能短期加剧流动性波动。